电影《杀人者的记忆法》剧情分析

发布于 2018-04-28  14 次阅读


标准翻译应该是《凶手的回忆录》,所以大家应该知道,这个电影里的内容与真实世界发生的故事有很多的不同。那到底哪里不同呢?
知道了这些不同,你一定会给这部电影打5分!
(严重剧透,真实世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1971年,15岁的主人公金炳秀(下简称金),回家时发现自己最喜欢的白色运动鞋被染上了泡菜,并被酗酒且有暴力倾向的父亲一顿爆揍。在其父后续对他的凌辱中,他突然爆发, 将父亲亲手掐死。
在掐死父亲的过程中,母亲前来阻拦,但被金失手用电熨斗打伤了头部,也死掉了。
陷入巨大混乱的金,在姐姐已经完全无法理解的状态之下,独自一人埋掉了父母的尸体,孤独的在家里等着可能到来的被抓。但由于当时社会动荡,这么显而易见的人口失踪,居然被政府忽视了。
金最为喜爱和信赖的姐姐,因为双亲突然离世,弟弟又成了杀人凶手,无法接受现实,选择了上吊自杀。这距离金杀掉双亲,只有几天时间。

因为对自己杀掉双亲的事实难以承受,金的行为和心理在成年之后开始变得反常。
一方面,为了让杀掉父亲的行为合理化,他开始不断验证“垃圾就应该被杀”,并且杀掉了很多人。有欺负老婆孩子的丈夫,有不拿宠物性命当回事的女主人,也有把小孩当做奴隶的流浪汉……其中一大半都是被他安上罪名就干掉了,这样才反证被自己杀掉的父亲是多么该死。
所有这种被杀掉的人,都被他埋到了成年后买的一片竹林里。
另一方面,由于母亲是失手杀死,并因此让姐姐也上吊自杀,金实在无法承认这个过于沉重且悲惨的现实,于是大脑开始对这段记忆进行改编。首先,编造了一个只杀掉了父亲的假象,这样一来姐姐就不用自杀了。然后,又把姐姐安置到了一个修道院里,替自己向上帝祈祷赎罪。

时间回到现在,2015年,金已经接近60岁,此时女儿恩熙23岁。
在过去的这44年里,金杀了27年人,当了30年宠物医生,为自己编造了一个一直活到现在的姐姐。
可一切不同了,因为金得了老年痴呆,开始无法掌控自己的意识……
这种无法掌控的背后,不仅有莫名迷路的苦恼,杀人凶性也再次被唤醒……

17年前,女儿恩熙只有6岁时,金再次发狂,以妻子出轨为由,将一男和妻子共同带到竹林,全部杀害。并且在金的臆想中,妻子临终时让自己不要杀女儿的话竟然被翻译成了“女儿竟然也不是自己亲生”。
金作为一个杀人狂,当场下定决心回去就要杀死恩熙。但,由于金的本能依然认为只有垃圾才该杀,也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杀掉父亲是对的。尽管女儿可能不是自己亲生,但实在没有办法给年幼的女儿打上“垃圾”的标签,所以意识出现了巨大的挣扎。
从竹林回家途中,到底杀不杀恩熙的念头一直在剧烈斗争,无意识下车速过高,并在分神想看恩熙照片时出现了车祸,并造成头部受伤。
车上当时正在放着春雨录,这首歌不仅是因为喜欢,更因为是金潜意识里更爱女儿的表征。
原本杀人如麻的金,因为车祸头部受伤,居然杀人的意识受到了抑制。自从17年前最后一次杀死自己妻子和奸夫后,便再也没有杀过人。

直到最近几个月,由于之前车祸导致的控制意识在老年痴呆症下,失去了管控能力,于是压抑许久的杀人性格再次出现,开始了新一轮的变态杀人。
这次杀人的表现与之前完全不同,由于被压抑的杀人欲望集中在“妻子出轨”上,所以重点都爆发在了女人身上。同时,由于当时自己掐死父亲时,母亲也过来帮助过父亲,所以对所有女人的仇恨在这个时候集中爆发,分裂成了一个潜在的,专门杀害女性的新人格。
由于这个人格与自己之前的杀人逻辑以及杀人手法完全不同,所以金自己的主意识甚至都没发觉这可能是自己。

此时,金开始几种性格轮番上身:
1、最近17年来的,好父亲。
2、突然老年痴呆症发作后的傻瓜。
3、去竹林被刺激爆发的杀害女性的连环杀手。

最近几个月的第三次作案并抛尸后,当金开车回家时,因为大雾,与前车发生了追尾。
开前车的是巡警闵泰柱(下简称闵),由于雾大,闵好心不追究两车责任,要求各自修理,引发了金的疑心。在闵后备箱发现的血迹更加让金觉得闵可能是和自己一样的杀人犯,于是坚持要求互换名片。
但金的行为在闵看来,同样反常。

金回家后总觉得闵可能有问题,好父亲角色让他产生了对自己女儿的强烈担心,于是打电话举报了闵的车。这次举报,实际上在警局内让闵被查了,但因为确实与金猜想完全不一样,所以闵并没有被抓。
金出于对自己杀人后警察一直没找上来的这种判断,认定所有警察都是废物,并由于精神一直不太正常,开始出现了对自己女儿的被害妄想症。
甚至,假想出了从锅里拿出手机,然后接听了闵打来告诉自己已经被排除怀疑的“嚣张”回电。实际上,闵并没打过这个电话。
金又为了进一步坐实自己对闵的猜想,在潜意识的带领下,好父亲的角色顺利的找到了抛尸现场,并将这个尸体安在了闵身上。
自此,金对闵的意识里“栽赃”已经完成了第一步。

闵在得知抛尸现场距离自己车祸很近后,意识到金可能有问题。于是想办法了解金,先是带着猫到宠物店,又故意接近恩熙。
在路上偶遇金之后,闵从恩熙口中套出来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些线索,也是对金的初步怀疑坐实。

金虽然不相信警察,但由于被害妄想症作祟,活生生又在意识里编出来了与自己相识交往很多年的安所长。
安所长可以帮他伸张正义,但安所长与他一样对自己17年前突然不再杀人特别疑惑,同时安所长还帮他给自己杀的最后一个人虚构了一个身份——超市女收银员。
按照他自己的一贯逻辑,只杀被安了罪名的垃圾,所以这种爱笑的善良的女收银员,一定是不能杀的,肯定也是杀错了。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自己杀了这个人之后就再也不杀人了。

被想象出来的安所长,一直在帮忙,但这一切终究都是假象。
现实中可能有这么一个安巡警,但所长另有其人,同时安巡警和金不是朋友……都是妄念。

随着被害妄想症的进一步加剧,金开始认定闵就是连环杀手,并且自己在脑海里演绎了一场戏,告诉自己为什么闵要接近自己的女儿,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意识里的戏,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录音记录,也没有闵篡改他的日记,更没有闵要通过杀害那个大妈来嫁祸的戏码。真正杀害了那个妖艳大妈的,是他内在讨厌荡妇的潜在人格。
好父亲角色借用了这个桥段,并且找到了大妈的被害现场,给闵完成了“栽赃”升级。
但,由于根本就是金自己做的,所以这次所有证据全部指向他!

金报警后,闵来做了解释,并且指出,金的姐姐其实早就死了。
这时候开始,金的记忆如潮水涌起,一切的一切都记起来了。
虽然有时候会突然失忆,但杀人的习惯没有变,杀人犯的眼神没有变。

金想起来了一切,准备自行了绝,但,那个在杀害了自己双亲时以及在自己姐姐自杀时就已经学会了编造记忆的大脑又再次活跃,给自己找到了新的活下去的方向——救恩熙。
恩熙,这个时候已经被闵接走了。
闵知道金是杀人狂,所以顺水推舟,在金意识混乱的时候接走了恩熙。恩熙也知道自己的爸爸有问题,半夜里都是泥的鞋已经暴露了很多可能,所以并没反抗,跟着闵走了。
但在金的意识里,闵才是杀人狂,是自己衍生出来的那个只杀女性的第二人格。

在去救恩熙的路上,金的大脑为自己不断加油打气,编造了一堆故事。
先是安所长被说服,并且孤单英雄,独自跟踪杀人狂,最终被杀。
然后是闵兽性大发,讲述了自己被母亲用电熨斗打伤了脑袋的恐怖样子,准备杀掉恩熙。
最后是自己驾车撞车,跑进屋子开始找恩熙……

恩熙这时候当然在屋子里,但没有受伤,只是很害怕爸爸这个样子。
闵进来因为担心金发狂会伤害恩熙,于是与金开始打斗。闵毕竟不是真的杀人犯,下手还是有轻重,所以最终没能挡住一心杀人的虽然已经是老头子的金,惨遭杀害。
当金杀掉了闵,恩熙所表达出来的恐惧完全真实,但这时候金依然活在自己的意识里。既然闵被杀了,女儿没有了威胁,他终于瘫倒,直到警察来把他抓走。

闵是真的死了,被这个杀人犯硬安上了一个杀人犯的身份,被杀了!
如同金杀掉的之前的每一个坏人一样,被安上了一个值得死的垃圾身份,被杀了!
所以,这时候的金说了这样的话:
至今杀了很多人,但真正该死的,只有我而已!

病房里,检察官一遍遍的来质问金为什么杀死闵……
在家里,女儿听到好父亲角色留下的录音,被感动,才终于决定见金一次……
头发被女儿剪短的金,大脑再次为他编造了一个幻境,也编织出来一个活下去的意义:
能让女儿来见自己就是活下去的意义,但要让女儿能继续活下去,一定要继续保护她,闵这个连环女性杀手并没有死,我要去杀掉他!

已经大脑近乎全面退化的金,在幻境中开始了新的保护女儿之旅……

—————————————
相比其他推理的剧透,本文重在把故事讲清楚,所以省略了很多细节上的推导。
可以说我这是一种猜测,但其实我的很多猜测影片中都有细节来表现,大家可以自己挖掘一下。


做一个优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