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果书斋

拙笔记录生活琐事 微语道出肺腑真言

最高院法官: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中10个最新难题、典型判例及裁判观

技术 0 评

在处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时,如何认定责任归属是关键。汇聚以最高院专家型法官领衔的百位法官心血、凝练数千真实案例和裁判要点,超牛作者、超多干货的民商事审判宝典——“裁判要点与观点丛书”之《道路交通案件裁判要点与观点》分册将全面解读,现撷取以下部分以飨读者。

一、相约出游发生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

【裁判要旨】 相约出游发生交通事故,车辆实际控制人与车主之间构成帮工关系。实际控制人对造成事故明显存在重大过失,其应与车主共同对受害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邓某甲等与邵某某、单某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市第二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案号](2014)池民一再终字第00001号

二、连环购车未办理转移登记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登记车主应否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最高院民一庭意见】 连环购车未办理转移登记或者变更登记手续,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时登记的机动车所有人应否承担赔偿责任,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分别进行处理:如果机动车已实际交付买受人并已交付相关登记资料,登记所有人不享有运行支配权和运行利益,而负有办理变更(转移)登记法定义务的买受人怠于办理登记手续的,机动车登记所有人不承担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但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有效期内,登记所有人未依法办理该责任强制保险合同变更手续的,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与交通事故责任人(现机动车所有人)承担无过错连带赔偿责任。机动车虽已实际交付买受人,但登记所有人未履行登记协助义务或者容忍、许可实际所有人(买受人)以其名义运行机动车的,登记所有人应当与实际所有人(交通事故责任人)就交通事故致人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李某与宏达公司、常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见《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35集)

三、侵权人不明的交通事故赔偿责任主体的认定

【裁判要旨】 机动车造成非机动车驾驶人或者行人损害,若机动车所有人、使用人、占有人不一致,不能对其一律适用危险责任归责原则,因为这样做不符合危险责任的理论基础。对侵权责任不明的交通事故,应当将机动车的实际占有控制人作为损害赔偿责任主体。

【案例索引】 黄某某与熊某某等交通事故赔偿案,[案号](2009)龙马民初字第1294号

四、“好意同乘”发生交通事故责任如何认定

【最高院民一庭意见】 依据《民法通则》第119条的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驾驶者应当对好意同乘者承担责任。好意同乘者无偿搭乘的行为并不意味着其甘愿冒一切风险。驾驶者对于好意同乘者的注意义务并不因为有偿与无偿而加以区分。对于驾驶者同样适用无过错责任。搭乘者有过错的,应减轻驾驶者的民事责任;搭乘者无过错的,可以适当酌情减轻驾驶者的民事责任,但是对于精神损害赔偿法院不应予以支持。

【案例索引】 乙与甲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见《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36集)

五、行人连遭三车碰撞致死,两车逃逸交强险如何处理

【裁判要旨】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未按照国家规定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由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先在交强险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行人被三辆机动车撞倒碾压致死,其中两辆逃逸,在三辆车均负有在交强险限额内的赔偿义务时,其请求未逃逸车辆投保的交强险先行全额赔偿,可予支持。

【案例索引】 姜某兰等六人与杨某铭、某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案号] (2012)佛中法民一终字第1457号

六、机动车转让但未办理登记过户手续发生交通事故的责任承担

【裁判要旨】 当前对于车辆买卖但未进行过户机动车辆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责任承担主体问题,《侵权责任法》第50条进行了原则性的规定,即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受让者承担赔偿责任。但由于现实的复杂性,常常有车主为了不承担责任而伪造或者虚构车辆买卖的事实,故实践中对此类案件进行审理时应加强对车辆买卖的真实性进行查证。

【案例索引】 王某乙、田某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案号](2013)青民五终字第150号

七、不清楚受伤程度的情况下订立协议,可认定为重大误解,该协议可依法予以撤销

【裁判要旨】 交通事故发生后因重大误解而订立的赔偿协议,可依法予以撤销。

【案例索引】 乙与甲、丙、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案号](2012)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1738号

八、无法投保交强险的电动四轮车发生交通事故,不应先由投保义务人承担交强险限额内的赔偿责任

【裁判要旨】 电动四轮车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及《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GB7258—2004)中机动车认定标准,属于机动车。就机动车而言,依法应当投保交强险,但鉴于我国目前电动车在车辆登记、管理以及交强险的承保上尚处于滞后状态,如因非可归责于车辆所有人的原因而无法投保交强险,其亦无法得到交强险的社会保障,判决其违反法定义务(即投保交强险)而承担交强险的民事责任,有失公允,故对于被侵权人的损失,侵权人宜按照比例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晁某某与刘某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案号](2014)新民初字第01612号

九、构成共同侵权的已投保交强险一方对未投保交强险一方在交强险范围内所负责任应承担连带责任

【裁判要旨】 基于交强险保障受害人利益救济的制度目的,保险关系与责任关系分离的原理,以及连带责任的整体责任本质,在两辆机动车共同侵权造成第三人伤亡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情况下,如果一方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其应该承担交强险限额内的赔偿责任,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一方对此也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顾某等与刘某、上海申福高压泵液压件厂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案号](2012)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167号

十、被保险车辆中的“车上人员”能否转化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中的“第三者”

【裁判要旨】 “车上人员”与“车外人员”的区别是比较固定的,因交通事故的撞击等原因导致车上人员脱离本车的,不存在“转化”为第三人的问题,上述人员仍属于“车上人员”,不应由交强险予以赔偿。驾驶人下车查看车辆状况,被未熄火的车辆碾压而死的情形,驾驶人本人就是被保险人,且对机动车有实际的控制力,同时,因行为人自己行为造成自身受损害,对其赔偿不符合我国交强险的规定,倾向认为,在现有法律规定下,这种情况下的驾驶人不属于“第三者”。

【案例索引】 吕某某等与冯某某、太平洋保险公司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案号] (2012)佛中法民一终字第1227号

上一篇

发表评论